當前位置: > 情感綠洲 > 談情說愛 >

錯過那段情緣 讓我追悔30年

發布: 2014-05-18  | 來源:網絡  |編輯:王主任  |查看:
本文相關:
收藏
我能感覺到這份感情復燃后的濃烈程度絲毫不亞于少男少女。在情竇初開的年齡,最先闖入我們心中的那個人,注定是最為難忘的,更何況各自婚姻的不盡如人意,又強化了初戀的美好。聽永練先生講述故事,我一方面為他錯失良緣感到可惜,另一方面又佩服他在情感上的克制和對生活的達觀。不是說不好的婚姻就一定要堅持,而是,婚姻同時亦是沉甸甸的責任與承諾,人永遠不可能只為自己活。不在一起的日子,彼此活好,或許就是對對方最好的愛吧。
錯過那段情緣 讓我追悔30年
我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
再過一年,我就60歲了。退休后,我打算遠離城鎮,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蓋個房子,過一種簡單、清靜、沒有壓力的生活。在我構想的這種田園般的生活里,我盼望會有一知己相伴,但是我不敢奢望,因為我很怕打擾到她的家庭。她是我最愛的女人,也是我最對不起的女人。我這一生中最后悔的事,就是沒有娶她。我們有緣無分,白白蹉跎了幾十年。這一段沒有婚姻的愛情,成為我生命中最溫馨也最心痛的回憶。
我們都出生于上世紀50年代,年少時同在梅州農村長大。她比我大3歲,是我爸爸結拜兄弟的女兒,我一直都叫她姐。她家在平原,我家在半山區。記得小時候,她的家人每年都有好幾次到我們那邊的山上去割茅砍柴,這成為我們相見玩耍的好機會。那時候,村里就有人開玩笑說我們是青梅竹馬的一對。
她比我早兩年上學,1975年,她去了省外一所知名醫科大學讀書。讀大學后,她常常通過她父親傳話,要我好好學習,爭取上大學。由于她的鼓勵,第二年,我也來到與她同省的一間全國重點大學讀書。
我剛上大學時,初戀的種子還沒有發芽,仍然把她當作姐姐,她也把我看做弟弟,兩人相處非常傳統,交談的內容基本都跟學習有關。她大學畢業后,被分配到我們縣一個小鄉鎮做醫生,那里的條件比較艱苦。自從她離開后,我時時都在惦記她,并不斷地寫信鼓勵她戰勝困難。那年過年回去看她,我仍把她當姐姐看,但能明顯感覺到她的言語中對我有意思。只是那時我還拿不定主意。我是班里最小的一個,在情感上還沒有完全開化,總覺得大學應以學業為主。所以,盡管每次她來學校看我,我們宿舍的同學都開玩笑說“你老婆來了”,我也沒太當真。
我們錯失緣分 抱憾終身
大學最后一個學期,她給我寄來了茶葉和一件毛衣。我明白她的心思,心里舉棋不定。我把心事告訴了同窗好友,他說:“她大你那么多,要是這樣,你真的是找‘老婆’了!”聽他這樣說,情感幼稚的我一時沖動,就把毛衣退了回去,還附了封信,委婉地說:你剛剛出來工作,工資也不高,毛衣留著自己穿吧。這可以說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。
過了一年,我也大學畢業了,被分配到廣州的一個科研單位。那里當時偏僻荒涼,條件比較差,孤獨的生活又讓我想起了她。春節回家,我去那家鄉鎮醫院找她,她還是如常待我,把我安排在她宿舍住。我進房間睡下后不久,就聽到她在廳里傷心地哭起來。我本來想安慰她,但又不知如何處理,索性裝睡。后來,她就走了。我回去后寫了一封長信寄給她,表達了希望她忘掉過去的不愉快,重續前緣的意思。
沒想到,一周之后,收到她的回信,信中竟然說她很快就要結婚了,我差點暈過去。我又后悔又傷心,給她回信時,一邊寫一邊哭,淚水把信紙都打濕了,信中,我仍不死心,問她:能不能第二次握手?但是,她回信說:不可能了。就這樣,我們永遠錯過了彼此。
她結婚后,過得怎樣,我沒再去打聽,也不敢去打聽。兩年后,我調回家鄉縣城的一個單位,并于當年結了婚,婚后過得平平淡淡。而她當時已經調到了市里。
再次相見,是十多年后。1992年,她的父親因病住在縣城醫院,我去醫院看望老人家,正好她也在。我們見到彼此又驚訝又開心,我特意留了一張名片給她。也真是天意,我們見面的當晚,她的家里有事,她急著要趕回市里,但當時已經沒有公交車了。她打電話向我求助,剛好是我老婆接的電話。她一報名字,我老婆就知道她是誰了,因為我結婚前跟老婆坦白過戀愛史。我回家后,老婆醋勁十足地說:“你的老情人打電話給你了。”當時已經很晚了,我不忍心不幫她,于是,找朋友借來一部車,送她回家。
在路上,我們坐在后排,擦出了火花。她主動拉起我的手,兩人開始有了親密動作。多年之后,我仍然經常回味起那個夜晚。
我回到家后,老婆大發雷霆,吵著要離婚。我當時在單位已經是一位領導,還想著能繼續升職,深怕老婆鬧大了,影響到自己的形象,所以,沒敢再聯系她。
她被丈夫看得很嚴
一晃十多年就過去了。2005年,在一個學友聚會上,我們又見面了。她是跟她老公一起來的,無論吃飯還是合影,她都有意避開她老公,而是選擇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。我們倆不停地互送秋波,好像又回到初戀時期。
一周后,我接到她打來的電話,兩人聊了近一個小時。從此我們的關系迅速升溫,一個月內互發短信超過一百條。她說希望能跟我在一起,天天看見我,我也動心了,我說我們好好計劃一下未來。我們的孩子都已經大了,各自的牽掛也不多,更有選擇的機會。
我們曾精心策劃在老家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見面,但是她老公發現了她的蹤跡,把她看得很嚴,她沒法出門。在那之后,我們聯系少了,但逢年過節都會發短信問候。幾年前她退休了,按說應該自由多了,但因為她老公也退休了,我們的交往仍然只能偷偷摸摸。她每次給我打電話,都像搞地下工作一樣。雖然我心里對她很牽掛,但我不想破壞她的家庭,所以也沒有主動表示過什么。
她從沒有對我講起她的老公,但我從親戚口里得知他脾氣暴躁,比較獨裁。我這邊,老婆性格也比較暴躁,為人處世素質真的不敢恭維。而她在我心目中,沒有什么缺點可挑剔。她對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很好,有機會的話過年還記得包紅包孝敬我父母。她的性格平和,很好相處。說到底,我和她都是一類人。    
我自己覺得還是一個比較稱職的丈夫,只要在家,我都會主動去做家務,從洗衣到做飯,樣樣都干。在外面,我也潔身自好,連酒都少喝。我覺得我對老婆很好,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。她不好相處,一向都對我關心不夠,很少對我噓寒問暖。以后,我也很難說我們能走多遠。
我把自己的晚年計劃告訴了她,她很支持。到這個年齡,我已經看得很開。我們在一起的可能性肯定存在,但我不強求。我想即便我余生不能跟她在一起,她應該也會時不時來看我吧?我是一個樂觀豁達的人,生命中美好的記憶我會留存,不愉快的記憶就讓它隨風而去吧。
回到首頁
福彩3d专家胆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