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> 健康百科 > 業界快訊 >

世界杯你參賭了嗎?廣州媒體調查揭示賭球內幕

發布: 2014-07-02 15:48:31  | 來源:www.tynbsrgz.cn  |編輯:王揚  |查看:
本文相關:世界杯賭球內幕
收藏
投注網站都有專業操盤手
投注網站都有專業操盤手
多數賭客難逃“加碼深淵”
一開始玩“足球競彩”,后來嫌投注額小,轉為外圍投注,正式走上賭球之路。這是一位賭客進入賭球圈的“路線圖”。今年世界杯開賽不久,由于不斷爆出冷門,各地陸續出現由于賭球大輸而導致的糾紛甚至跳樓自殺事件。
每年世界杯,賭球都是全球性的社會問題。時隔四年,相比上屆世界杯,移動支付、社交網絡等快速發展,給了今年世界杯賭球以新的發展態勢。
文/記者陳翔、何道嵐
驚心
賭球輸萬元
從七樓跳下
今年世界杯期間,阿根廷對尼日利亞的比賽結束后,越秀區一名年輕球迷憤而從七樓跳下,他雙小腿粉碎性骨折。據這位傷者說,自己賭球輸了數萬元,一時沖動就跳了樓。
外圍賭球鏈條
莊家(境外)
擁有掌握資訊及數據
分析能力的專業團隊
上下級代理商
(境內,數目不定)
掌握固定下注渠道的代理人,俗稱“小莊”
散戶
賭客
賭球新手:
首次買球輸掉一個月工資
“刷朋友圈,你會發現不少朋友都在討論賠率、讓球之類這些賭球術語。”阿平家住海珠區,今年第一次“買球”。不過令他沮喪的是,首批“買球錢”押注同一晚3場球,結果輸了個精光。“大概輸了一個月工資,不玩了。”
為什么今年要賭球?阿平承認,自己喜歡隨波逐流,而微信朋友圈中這段時間的賭球氛圍讓自己受到了感染。“比如我喜歡西班牙,西班牙輸了,一半的朋友在哀悼,一半的朋友在咒罵讓自己輸錢。”
阿平說,今年互聯網彩票好像一下子熱了很多,有的朋友一開始是玩“足球競彩”,后來嫌投注額小,轉為外圍投注,正式走上賭球之路。
資深賭客:
從宿舍散賭到代理“小莊”
“大學宿舍就是最好的啟蒙地。”33歲的張先生是一個普通上班族,在位于海珠區的某高校宿舍里,留下了他進入賭球圈的第一步足印。
張先生記得,12年前的韓日世界杯,隔壁一名粵東室友充當起了某莊家的“下線”,并將生意一直做到畢業。投注方便,每周一次按時結算,在世界杯期間,該宿舍成了校園里的一個小范圍“投注站”。
“賭球緣起于看球,可到最后便連球也會顧不上看了。”在這位有著12年賭齡的資深賭球客眼中,圈子里的不少人都有著相似的軌跡:從剛開始的支持喜歡的球隊;到接下來只顧盯著球進還是不進;到了最后的賭徒狀態,買球和看球已經無關了。到了大四,張先生連周末的英超西甲都等不及就直接沖著盤口,動輒往挪威乙級聯賽、俄羅斯丙級聯賽等連名字也沒聽說過的隊伍和比賽上投錢。
按行規,外圍莊家的最低投注額一般為100元,大學生們便常常每人50元湊數。隨著賭癮增大,數百上千元的下注金額便漸漸多見,“校園里總流傳著,誰誰曾經一晚上輸了幾千元,誰誰又一場球賺回來過萬元”。外圍賭球玩法多多,從買勝負、買讓球,到后來新增的誰第一個進球、誰第一個領黃牌等各種項目,“你能想到的,都有得賭。”加上“水位”(賠率)相對較高,盤口以外國權威網站為準,相對專業,因此很有競爭力。
由于外圍賭球屬于違法,賭客因此有著特定下注的途徑,利之所至,類似的渠道、網絡遍布。在校園里,是張先生隔壁房間的同學做代理人,而在網絡搜索,非法賭球網站隨處可見。在一些論壇、社區甚至有賭球參與教程及莊家聯系方法。
工作后有了穩定的收入來源,張先生建立了兩個固定的下注渠道,這些代理人即俗稱的“小莊”。目前全球與足球博彩相關的網站數千,由于大多屬境外網站,操作相對繁瑣,因此誕生了活躍于賭客中間的代理人。
阿堅是廣州的一個資深代理人,張先生是他的一個小客。阿堅說,在做代理人前,自己本身就是賭客,因為參與賭球時間較長,熟悉境外博彩網站運作,便以此生財。
賭球12年來,有輸有贏,讓張先生最嘆服的是國外大型博彩網站的開盤水平,“十賭九輸”,放在長時間的輸贏比例來看,是再貼切不過的了。“操盤手比專家球評都要精準。”國外大型投注網站每個盤口的背后都有“專業團隊”的海量資訊匯總和數據計算分析。張先生認為,憑一己之力,再有眼光也難敵專業團隊的專業計算,加上微量的定額“抽水”,賭徒們從一開始便輸了。
警示1
一開頭“娛樂”
到后來“紅眼”
“今年世界杯冷門多,那些下注比較猛的,輸個10萬元以上很正常。”50歲的資深賭客yang說,目前輸10萬元的人要特別小心,漸漸會進入“加碼期”。
yang說,賭球的人一般有兩個心態,一是每場賭一點錢,“一兩百,三五百,當娛樂”;二是每場都加錢,認為總有贏的一次,扳回本就收手。“這兩種心態都不可能實現。”yang認為,基于賭博的本質,大部分人會陷入“加碼期”,甚至萬劫不復的“自殺期”。
加碼期一般會在整輪比賽的中段出現。“輸了,就開始增加籌碼;贏了,覺得不過癮,也增加賭注。”有同樣感受的賭客小靜說,一開始每場100元,過了幾天就每場500元,“開始有紅了眼睛的感覺,每天的情緒都被這幾場球牽著走。”
由于賭球形式多樣,一場球,還可以反復下注,這被稱為“補球”。“比如這場比賽你買德國贏,可德國先被進球了,你覺得不補就會輸錢,于是你會再投注。”如此一來,加碼期期間的賭注,往往呈現數以倍計的上翻。
小靜的朋友還有小部分人會進入“自殺期”,就是所謂的“賭身家”,即賭博者以重注押上,要不一盤回本,要不陷入無法償還賭債的“慘敗劫局”。為什么叫“自殺期”?就是深陷入此的人甚至可能會輕生。
警示2 賭球不受保護 虧了自認倒霉
家住天河的阿希,上屆世界杯受損友蠱惑,以為找到“創業道路”,結果慘遭累累負債。
朋友當時這樣指導他:世界杯很多人賭球,做中介是穩賺的。為什么穩賺?比如A隊和B隊打,中介收了5萬元買A隊贏,8萬元買B隊贏,這時只要把各自的5萬元自己“盤下來”,剩下的3萬買B隊贏的賭資報給“上線”,就可以穩賺3到5000元“水錢”——因為買100元,贏到手的就是90多元,甚至80多元,輸的則是100元全輸,這個差額,就叫“水錢”。
阿希覺得有道理,于是開始操作。沒想到小組賽沒打完,有兩個半生不熟的朋友打電話投注后,輸錢開始不認賬、不付款。阿希賺了1萬元左右的水錢,不過被欠了12萬元左右的賭債。他在淘汰賽前無奈退出,籌錢還債。
“他們承認在我這口頭投注了,但說沒錢,我能找誰說理?”阿希回顧此事時說,他當時打聽了下,雖然電話投注有錄音,也有短信證實對方確定下注,但賭博是非法活動,賭債并不受法律保護。最后,阿希只得自己“扛”下了十幾萬元的債務。
警示3
網警緊盯賬戶 賭球“零容忍”
對于在非法網站直接投注的賭客,據悉網絡監管警力正在緊盯,如果可疑賬戶被鎖定,相關偵查工作將會升級。
近段時間,廣東強力掃賭,已抓獲疑犯5萬多人。省公安廳有關負責人說,針對當前世界杯期間網絡賭球活動已有抬頭的趨勢,全省公安機關將對網絡賭博保持“零容忍”。
省公安廳治安管理局局長鄭澤暉說,此次專項行動明確要求偵辦案件必須做到莊家賭頭、團伙骨干成員、獲利者“三類人”不抓獲不放過,網絡賭博的利益鏈條不打掉不放過,確保將網絡賭博團伙連根拔起,對其予以毀滅性的打擊。鄭澤暉說,世界杯期間一旦發現有任何線索,堅決打擊。
(廣州日報)
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文章轉載自網絡,發布文章 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用,另:文章 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 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福彩3d专家胆码